我的启蒙学校

_dsc8077
我的启蒙学校在我启蒙的时候叫那必完小,在我读到3、4年级的时候变成了那必片小,现在什么小也不是了,只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废弃院落。从学校里的一块黑板上的字迹推测它大概在2006年的时候停止了对这个村庄的服务,那时我已经在上大学。母亲跟我说学校大概修建于1974年左右,那么普通的一个学校没人为其立碑立传的,母亲也只是记得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修起了这座学校,那时大姐刚一两岁,有人白天要为修学校背砖背瓦,放工了就揪在工地上批斗,把背篓挂在脖子上,还要在里面加几块石头。那么它大概服务了村里30多年,并不是很长。它坐落在一个湘西永顺山区的一个小山头上,离我家直线距离不到1公里,在它还是完小的时候,山头的读书声可以迎着风传的很远。而今,它枯萎了,破败了……只剩下一树树桃花还在春天里开放。

_dsc3261

我在这里上到五年一期,因缺老师而不再办五年级,需转去乡里(抚志)上学。从那以后我便没怎么踏入这所学校了,即使它离我家那么近,以及我需要无数次经过它门前的那条小路去任何我需要去的地方。再次走进这个院子是这两年的事情,它的格局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印象中很大的操场原来只是一块小小的空地,虽然那时是泥地,但显得开阔,同伙伴们玩起追追赶赶的游戏,从这头跑到那头都要很久。后来用水泥硬化了,但此时倔强的杂草从各处的裂缝中冒出来,已快要将整个操场淹没。原来坐过的教室,只见残垣断壁,屋顶的瓦大部分被村民揭去盖房,墙砖也被拆去了大半,荆棘和藤蔓在教室里疯长。仅剩的两间还可以称作教室的空间亦是满地狼藉,春日的阳光从年久失修的屋顶透过来,可以看见教室的黑板上还有很多未被擦去的笔迹。
_dsc3258

_dsc8081
我开始上学的时候已经到了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外面的世界也许已经是灯红酒绿,可地处偏远的湘西山区似乎还是处于计划经济的末期,我记得那时没通电,村里还要给家家分煤油票,凭票买油来做晚上的照明用。所以那时村里的大部分人都还被捆绑在农村的几亩地里,他们还不知道南方的各种工厂里正大量招收着流水线工人,再加上少数民族地区家家最少也有两个孩子,三个四个的也并不少见,所以村里还算人丁兴旺,再加上邻村的孩子,入学的人数也比较多,从学前 …………阅读全文

感恩2015

常居于气候温热的印尼,眼前长年都是开不败的花,泛不黄的树,所以并无直观的季节交替之感。偶尔回顾来程,便惊觉于日子之快。明天,又是新的一年了!

此时炽烈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桌上前段时间刚插的月季新发的几片嫩叶上,变得温柔起来,也让人心底生出一些小小的希望来,希望这样的光一直要照在我们人生能到达的地方。

_DSC6491

2015年过去了,我仍然没成家、没房没车……仍然漂泊,与家人、朋友都越来越远……这是一个多么“亲者痛仇者快”的状态。但我也衣食无忧,自由自在,不用去虚情假意、更不必去趋炎附势。热爱着自己的生活,也知道将来的日子要怎么过,成为怎么样的人。

2015年进了两次医院:一次是因为头疼,原因也不是很明确,但做头部扫描是未发现什么问题,医生推断是因为颈椎引起的,可能是那段时间开长途车太多,用了点药加休息一段时间之后便没有再痛过;另一次是因为尿结石,痛到满头大汗,连续呕吐。住了几天院,做了体外碎石,之后也没痛过了。但我觉得这是好事!在我们还认为自己年轻力壮的时候,很容易忽略身体健康这件事,认为小病小痛忍一忍就过去了,我们不愿去医院,对医院那种味道都充满了排斥,不愿去做定期的体检,觉得那是浪费钱……于是也许就错过了很多扭转自己健康危机的机会。

母亲也在今年住了两次院,一次是肾结石还做了手术,一次是阑尾炎,还没到做手术的地步。母亲已走过的63岁人生,并没有进过几次医院,这一年俩次,我想终究还是老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没上过学,思考的大概只是在自己还能劳作时如何去劳作而获取更多的收获,而永远不会想到自己如何保持一个好的身体等到儿女长大时去好好享受晚年,但这恰恰是我们做儿女所想要的。好在母亲整体还好,除了看着比自己同龄人要苍老很多之外,并无其他。这些年,大姐和大姐夫能在家照顾父母,予我帮助不少,亦使我内心常觉不安,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回去窝在山沟沟里也能成为父母的心病。去年趁两次假期带着父母去了重庆,又去了西安,看了长江黄河,上了华山。母亲是第一次坐飞机、高铁,这对现在很多人来说普普通通的经历,但对出身在那样一个山重山的乡村、从小吃尽苦头的母亲来说,是何等的不容易。出发去西安那天,我开车载着父母去张家界乘飞机,母亲在后座说:“我刚得你姐姐的那会儿,某某亲戚说这个女子(指母亲)差差的,孩子他都拖不成器的,莫拖打落(丢得意思)就好了!”那一刻,我无法回头看母亲说这话时的表情,但内心一定百感交集吧。我也差点落出泪来,为母亲这么些年所受的苦。我想趁父母还跑的动,2016年要带他们出国一次。

2015年12月30日的时候,我手机里的跑步软件显示从5月30号开始,我已累计跑了整整1000公里,在Google地图里大概是老家永顺到南京的距离。一共跑了135次,平均每次7.4公里。少数几次是下午跑的和在别处跑的之外,其余都是早上6点左右定期出现在门前这条沥青路上,不要说这条路上的邻居们了,狗都认识我了。从小到大我都是不爱运动的人,所以这样的突破不得不稍微书写一下。3岁多受伤,自此左腿的运动功能便不能和同龄人比。在村里、乡里上学时,大都知道我受过什么伤 …………阅读全文

Pulau Maratua. 落日

1350
现代社会,太多人被生活囚禁在阁楼里,雾霾里……而不得沐浴日出日落。小时候我们看日出日落猜近来的天气,我们看太阳爬到哪了,然后决定把牛羊赶出去或者赶回家。清晨走过露珠里映着朝阳的田埂,晚上回到被夕阳映红的木房子。这一切在长大后就没了,就如同做了一场梦一般。

每次回到湘西,我都好像再看到记忆里的夕阳,可始终不得,不过也可能是回去的时间不对,又太短。

Maratua的空气能见度非常高,只要不下雨,便可欣赏到这浸染天地的夕阳,如果是再多一点云彩,人间盛景,便也就是那样了。

1346

1349

1347

1348

1360…………阅读全文

Pulau Maratua ③

1314
年少的时候,向往那种背包走天涯的旅行,如今我觉得那就是自虐而已。有时看见有些人背着50升以上的包穿过闹市区,我都很不理解,那么多东西,就不能好好放酒店再出来轻轻松松的玩么?我学生时代买的包如今已经是静静的躺在床下面积满了岁月的灰尘。如今出去,肩上的只是一包单反,换洗衣服及其他少量生活用品都放在一个小小的可携带登机的拉杆箱里面。当然有人喜欢自虐式的旅行,要做行者,也无可厚非,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

我们也可以做很多种目的的旅行,比如学习、体验……但我想大多数还是以休闲、放松为主,当然休闲、放松的同时也可以学习和体验,以及其他。我也有那种体验,就是行程安排的很紧,打仗似的换着阵地,最后把自己累得狗一般,而且也没充分达到旅行的目的,回头看,还不如呆在一个地方好好做做啥。所以这次来Maratua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在海边发发呆,在海里游游泳,看看鱼、海龟、珊瑚啥的。

7、8月这里都吹着稍微强劲的南风,即使在暴晒的太阳下,也觉得很凉快,真是发呆的圣地。午间退潮,如果不怕晒或者想自己的皮肤变成性感的Sunblack,酒店前面的海域深浅合适,还有大片珊瑚分布,又因为禁渔,真是绝好的天然泳池。在这的4天5夜,晚上听着海风早早入睡,早上在潮起的海浪声中醒来,不用想工作,也不必思考人生,站在阳台上看看游过的鱼群和海龟,把吃不完的食物扔下去,把一会儿便有一大群各式各样的鱼聚集在你的脚下。

风平浪静的时候,在海里游泳很轻松,随随便便就能游个一两个小时。需提醒一点的是珊瑚丛生的地方最好穿长泳衣泳裤,这样就不会被珊瑚刮伤,一些过敏体质的人,可能会出现红肿很多天都不消,甚者溃烂。但众所周知,海水富含各种矿物质盐,对皮肤非常的好,要是你有脚气的话,多去海里游游泳就会好了,所以长期在海里游泳的人很少生感染性皮肤病。

Maratua岛和加里曼丹大陆有一定的距离,又是珊瑚岛,最重要的是当地人和政府都在尽力的保护这个地方,所以这里天蓝海蓝,对比加岛的其他地方,能在此寻得此地,不得不让人流连忘返。

1332

午间退潮,水上别墅下面变成细白沙滩,阳光照耀下,十分耀眼。

1356

很多时候,这里安静得都只有海风的声音。

1331

1333

每天来来回回在这样的栈桥上散步,也是一种幸福。

1329

幸福的还有躺在这样的阳台上晒太阳。

1316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ulau Maratua ②

1339

对于一个人的旅行,我向来很随自己的意。除了要考虑下自己的信用卡的额度,也不要太去照顾别人的感受。还好,我的信用卡额度一直够用。

Maratua Paradise应该这片最好的酒店了,可是连Google这么强大的东西都没能搜出其太多的消息,比如我想打电话去订酒店,因为我去的那段时间是开斋节前夕,我怕订不到房间,而且听去过的人说也是很难订,可是我翻遍网络也没能找到他们的电话。后来联系了印尼一家有做这条线路的旅行社,听说我是单身游客之后,也没怎么理我,只是给我发了一个他们组团的信息,跟我的时间安排也不一样,不了了之。后来在Facebook上找到一个叫“Sipadan Diving Centre”的ID有介绍这个酒店的,可电话留的是马来西亚的,只好发邮件过去。他们回邮件到时迅速,支付方式,价格都很快给我。并一再说要快点订,“此时”还有空房之类的话。联想到这几日我在一些国际酒店预订网站上,如Tripadviser之类的,也是可以看到该酒店的信息,但输入预订条件之后,search出来的结果都是无房。于是只好通过那家马来的代理以2346马币(乘以2大概就是人民币价格)的价格订了四晚的房间,还不包括我去岛的交通。

说起去这得交通,也是挺麻烦的。从雅加达坐飞机到Balikpapan,再从Balikpapan坐飞机到Berau(这段航线可选择的航空公司有Garuda、Lion Air、KALstar,可以上其官网直接购票)。从Berau再坐车到Tanjung Batu码头,然后就可以乘Speed Boat到各岛上。Berau-Tanjung Batu租小车现在需要RP400,000,但如果在Berau机场租机场的出租车,他们要价Rp600,000。如果事先没有联系好车去机场接,可以先从机场打车到Berau市区H.isa 1或者Palmy酒店(需Rp100,000),那附近有大量的当地Travel(出租车)去Tanjung Batu,一般都是当地人采取拼车的形式,一般每个人Rp100,000,一个车坐四个人。但太晚就没有车了,即使有车,赶到码头也没船了,而且若下午风浪变大,很多Speed Boat要加钱才会跑。到Tanjung Batu下车后去Maratua岛,一般需要单独租Speed Boat,价格大约Rp1,200,000左右,每条Speed Boat大约可坐5人。因为Maratua岛上的居民也较多,同样需要出行,所以从Tanjung Batu到Maratua也有Regular,但不是每天都有。我到的Tanjung Batu的时候已是下午,码头人很少,风浪也较大,我只能单独租Speed boat前往Maratua。

我在Maratua Paradise的第一晚,我是整个酒店的唯一个客人!第二天来了一家人,第三天走了,当天又来了两个人。我后来问问那个来自万隆的小伙子,他付的房费每晚才600,000印尼盾,合人民币大概300多块,而我付的价格是一千多。他和他的同事来这里考察太阳能发电,都是到哪了就在哪找住宿,如果这个酒店太贵或太满,他们的计划就去旁边的Homestay。而这个酒店其实还没到开斋节前一天,基本都很少人来住,所以房间基本是空着也是空着,有人想住就便宜卖出去。这大概是这次旅行一个较不开心的点,但是我这个人随时都想得很开,那么大、好的房间,那么美的海景,服务态度也很好,食物也还不错,于是也就没有太把价格的事放在心上。

这是一家马来华人开的酒店,酒店主人自己买了一片海滩,建了一些木房子,以水上别墅为主,岸上也有一排房子。退潮时,水上别墅下全是细白的海沙,涨潮时,便是一湾碧水,站在别墅的阳台上便可观看大量的海鱼海龟。在这个酒店待的四天,我每天的固定活动便是上午附近走走,拍拍照,看看书,下午去海里游泳,看珊瑚,看鱼,是很让人怀念的几天。

1338

1325

1359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ulau Maratua ①

1315

和很多内陆人一样,我向往大海,喜欢大海,但我比很多人幸运,我能和大海生活那么近。但是我又害怕接近大海,大部分时间我都只是坐在海边感受它咸湿的风,看它波澜不惊,看它波涛汹涌,而无法走进它,让它拥抱我。

在我将近四岁的时候,因为调皮,被开水烫伤,从此在身上留下很多疤痕,我总不愿意示与人,总是用长衣长裤将自己包裹的好好的,所以我从未像其他的湘西孩子一样去水库里、河里洗澡、游泳,练就一付好水性。到了这个年纪,很多事情便看得比以前开,另外走的路多了,也期望在某些方面能突破自己。穆斯林的开斋节(每年的7/8月份),我们固定放假,5月份的时候我突然决定要在开斋节的时候去潜水,我当时即跑到附近的一个游泳池问哪里的工作人员是否有教练可以教游泳,答案是没有。我追问是不是有常来这游泳又比较专业的人可以教我,我可以付费。后来那个看泳池的小伙就给我介绍了附近的一个军人,他常带兵到那训练。那位军人叫Berlin,长得不高,大概165,后来我还开玩笑说他那身高在中国都不够参军资格,但是他游泳很专业,而且也比较会教授。另外因为我平时健身,身体的肌肉也比较协调和有力,所以我很快便学会了,只跟他学了3次,每次大概一个半小时,我便会游了,后来又跟他学了一些其他泳姿。到今天我还保持着每周去游个两三次的频率,随着不断的训练,目前我已经可以不休息的游个1公里多。

后来七月底八月初我去了印尼东加里曼丹省的Maratua岛,在那里我脱掉自己保护,跳入了大海,任阳光穿过清澈的海水改变我的肤色。

1318

1322

1317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ayak民居

1308

如果你能打开Google earth,搜索印尼加里曼曼丹岛的西加省Landak县,便是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来这一年多了,我没量过从这里到故乡有多远,但总觉得也不是很远。

现在这里的人口以华族和Dayak族为主,当然Dayak族才是这里的土著。他们长居于湿热的雨林之中,为了适应环境,他们的民居以吊脚楼为主,高高的屋脚可以减少湿气。雨林盛产木材,以铁木质量为最,即使插入水中,亦可百年不腐。以木为屋,室内空气也不会太高。

Dayak人喜欢群居,宗族观念比较强烈,这大概也是在这雨林中生存的原始法则,所以他们能造出这样的房子。这栋房子有182米长,宽不详,为一个家族所有,里面住了183人,全部用木头建成。里面的一个居民告诉我据记载此房始建于1875年,实际可能更早。所用木头时不时也有更新,但整体一直保有原来样貌。附近会有人慕名而来,但因位于山林深处,所来之人也并不多。里面的居民仍安静的过着自己的日子,没有受太多外界的干扰。

我去过这里三次了,里面有一个木雕艺人,喜欢拿一本签名簿叫外来的人签名,厚厚的签名簿好像已用了几本,已显成旧。他的雕材全都是雨林中最好的木头,雕工不算精细,但也颇有民族特色。我曾想买,但因为一来他卖得颇贵,二来都很大件,不方便运输,所以一直没买他的。最近一次去,没看到他,但他家的门仍开着,可以看见他的木雕。他的姐姐告诉我他病了一段时间了,都起不来。我还是没买他的木雕,他的姐姐在旁边卖茶饮,我点了几杯,给了大面值的钱,也没让她找零。

印尼的基础设施、医疗条件相对于中国来说,总要落后一些,大部分人得生活也要困苦一些,不知道那位木雕艺人是否好了。之前与他的讨价还价中,感觉他是一个蛮固执的人,他宁愿不卖,也不愿以低于自己期望的价格出售自己的作品。艺人的固执是很容易去理解的,希望他一切都好。

1298

1295

1294

1293

1297

1296

1312

1311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新加坡

站在公司新加坡办公室里,新加坡的地标只是一栋矮矮的建筑,甚至可以看到更远,马六甲海峡上散落的船只,也许视野里某个我叫不上名字的地方已经是属于印尼或马来西亚。可能是由于专业背景,我很容易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的找到方向,可也会因为一些我自己都说不上来的原因,让我很容易在一个陌生城市里迷失。

新加坡大概是很多华人都向往过的城市,在某种意义上他简直是以华人之光一样存在这这个世界上。小时候也曾经看过很多的新加坡电视剧,总是感觉那是一个很近的世界,他们与你用同一种语言,有一样的情感表达方式……可当你走进它的时候,却发现是另外一个世界,而且特别的远。

司机老许是新加坡的华人,从机场接到我,把我安顿在一个叫马六甲的旅馆里。即使不看贴在墙上的中文,只瞟一眼摆在客厅的家具也知道那是一家华人开的旅馆,其实地段不错,建筑也不错,不过就是没有网络。我不喜欢的另一个原因是每次经过前台都会看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空手来开房,而且那个女人基本就是老许口中的中国小姐。老许说只是一个住的地方,没必要那么讲究,这个地方除了不能上网之外条件还不错,主要是实惠,如果我需要上网的话明天就换一个酒店,于是第二天换到一个四星的酒店。

酒店旁边也是以华人社区为主,晚上的大排档上可以吃到麻辣香锅、卤猪耳朵、刀削面……大厦的名字、店铺的招牌基本都有用中文书写,甚至有一些店员可能是从大陆来此务工的。电视里有中文节目,放着大陆的电视剧,当地华人操着普通话做游戏。会有那么几个瞬间让人产生错觉,似乎置身于一个很熟悉的环境。

一次路过一个商场,老许停下带我去喝杯咖啡。老许的中文发音并不是很好,所以我经常听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他大概是说那个商场里面的所有餐馆以及娱乐活动对他那种上了年纪又曾经是公务员的人会有很大的折扣。但令我比较奇怪的是那间咖啡馆的服务人员全是老人,虽然他们的行动仍然很方便,但有几个已经是满头白发。老许告诉我这些人应该是都有退休金的,可能在家闲着也没什么事做就出来做事,关键是做这份事除了公司给的工资外,政府会再给他们一份与公司给的一样数额的补贴。当然如果家境十分殷实的人也不会出来做这样的工作。老许之前是警察,但他告诉我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不会愿意去做警察,政府为了鼓励大家去做警察,一入职就给6万新币(大约为30万人民币的补贴),大部分年轻人觉得那是既用不到什么专业知识,又学不到什么技能的工作,所以还是不太愿意去做。我想这大概和新加坡的完善法律和良好治安有很大的关系,很少有人去犯罪,所以警察的工作就变得异常简单。

其实我对城市的旅行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尤其是像新加坡这样没有多少历史的城市,我总是不知道要去哪。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只是呆在酒店里上网,晚些的时候再出去找点东西吃,顺便在附近的街道走走。从酒店出去过俩个路口便是能从很多旅行指南里看到的著名的新加坡河,据说沿着河可以看到很多新加坡所谓的景点。其实就是一条热带常见的浑浊小河,两岸除了高楼大厦似乎也没有其他什么,倒不如沿着河岸走走,看看各式各样的人。

乘坐陌生城市的公共交通也是我去一些城市的乐趣,陌生的线路,陌生的站台……主要是车里大部分都是当地最普通的人。不赶的时候可以在公交车上找一个靠窗的座位慢慢看窗外的风景,赶的时候可以钻入地下领略城市最快节奏的生活。新到一个城市,总会有那么几天一大堆英文描述的地名让人摸不着头脑,那天我为了换一条地铁线路在一个地铁站里转了两圈才搞明白,一回头隐隐感觉俩警察尾随着我,等我走上一段台阶,另两警察又从前面拦住我。一个警察问我哪人,我都还没来得及回答,另一个警察就替我回答道:“印尼的吧。”其实平时我并不介意别人猜测我是印尼人或者马来人,不过看着那个华人面孔的警察以一种完全不屑的表情说出印尼的时候,我一字一顿的告诉了他我是中国人。但他们并没有放弃要查验我的包的护照,当我把我包里的相机和镜头都拿出来后,并像他们展示了我手机里的护照照片和我护照送到印尼驻新加坡大使馆的证明,他们才放行我,并没有任何的道歉或说明,那一刻我对新加坡稍微有点失望。

最后一天老许有其他事去忙,我自己打车去印尼使馆拿我的工作签证,拿到后老许电话里叫我在使馆等他,送我去机场。其实我知道他根本就是懒于去做这些事情的,我婉拒说你忙吧,我打车去就行了。从地图上看使馆和地铁并不远,于是一个人拉着箱子慢慢向地铁走过去。在这样的热带国家,路上行人的数量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大部分街道都只配一条很窄的人行道。一辆辆车从身边呼啸而过,那个时候感觉自己是很孤独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身边各式面孔,各式语言,身边的人一站站换着,不知什么时候身边站了几个华人女人,再下一站的时候,进来几个印度人,从衣着上看他们应该从事着基本的体力劳动。随他们进来的还有那种印度人特有的狐臭味,身边的几个华人女人马上走开躲得远远的,并投于一种鄙夷的表情。新加坡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可以说是多民族高度融合,但他们又各自圈出了自己的社区,维系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某种程度上并不互相往来。

其实如果想看的是高楼大厦,去上海、北京、香港大概也就足够了,新加坡并不与此取胜,为世人所称道的应该是其城市的管理,而且我们与其的差距还很远很远。

现在写这些文字时,其实已经离开新加坡好久了,这里和新加坡想去甚远,但我还是喜欢这里,这里可以看日出日落、听风听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吉隆坡,双子塔

双子塔大概是国人最熟悉的吉隆坡景点了,无论什么时候到那几乎都能听到有人在旁边说中文。

由于我拿的设备看起来比较唬人,所以在一些”著名”景点总是能碰到国人用切生生地英文问我可以帮他们照相吗,我都直接用中文回可以,然后他们就一幅惊讶的表情。哥有那么不像中国人吗?

吉隆坡不大,在很多稍高点的地方都能看到双子塔,最好的要数双子塔公园后面那个酒店了,但我忘了啥名,因为我也没住那,完全无目的的瞎转,去了以后才知道,但那里估计也要多花些银子,不过吉隆坡的住宿并不是很贵,我住的酒店还不错,Agoda上订也就人民币300多点。在吉隆坡打车也很便宜,普通的出租车2马币(6块人民币)起步,而且大部分司机是华人。

个人觉得双子塔的夜景才有看头,但如果要上到sky bridge就得白天去,晚上关闭比较早。如果要拍摄双子塔的夜景,就得配好广角镜头,要不然真的很难拍全。

下图为从所住酒店拍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吉隆坡 Kuala Lumpur

吉隆坡(KL)这个名字听起来感觉就像一个中国的地名,记得高中时政治老师叫吉隆瑞,我们私下便以吉隆坡来称呼他。那时吉隆坡在一个小小乡村少年的心里还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那时也不敢做太大的梦,比如环游世界。没想到还在觉得自己年少的时候便有机会来到这个城市,甚至已经会讲这里的语言,但对来这里我并没有太多的地期许,只是趁转机到城市里走一走,想它大概和我熟悉的印尼时差不了太多的。

当坐着机场的大巴穿过一大片棕榈园,再穿行于城市的大大小小立交桥和单行道时,我才感觉到我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虽然马来的华人占据了大壁江山,但在这里完全找不到我所熟悉的中国城市的影子,也完全和印尼没太大的关系,城市干干净净,井井有条。我脑子里首先是鲜艳二字,浓绿的街道绿化树,蓝天,白云,彩色的涂鸦,彩色的建筑,以及各种肤色的人们。

西方殖民者在这个城市留下的大量西方建筑现在已经是这个城市的特色,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本来这就是一个融合了很多民族的移民城市。我不知道这个城市有那些特别值得去称道的景点,来这里之前我只知道吉隆坡的双子塔,其他我一无所知。我背着包走出酒店,有时向左,有时向右,只是那么漫无目的的走,就那样慢慢走进了这个城市的各个风景里,且喜欢上这个城市。

PS:持第三国有效机票在吉隆坡转机,可享受120小时的过境迁,英文叫Transit Pass,免费的。

以前听说哪个明星移民马来西亚,就觉得很奇怪,马来也值得移民去?到了这里之后,觉得那是不错的选择。

吉隆坡的消费水平不高,比如单车3马币起步,也就是人民币6块钱。这几张照片是从我所住酒店房间拍摄,但这样的酒店每晚也不过50美金,还含早餐。

马来国王的王宫,比较小,但目前这里已经只是一个博物馆,新王宫目前位于太子城。

市中心的一个广场。

广场旁边的城市展览中心,最上面一张照片是我跟一群华人小朋友在展览中心前合影,红色的大字为I love KL。

广场旁边的欧式建筑以及伊斯兰建筑。

这样的街景怎能让人不爱。

是不是很有秩序地感觉。

城铁所选的线路很有特色。

城铁两旁也是看不完的风景。

有时从远处看着城铁从城市的风景中划过,也是很美的风景。

吉隆坡的老火车站也是个很有特色的地方,我想以前中国很多地方也是那样吧,但很可悲的是他们一座座被一些无知的人士推倒了。

上图中白色的建筑为火车站,灰色的为警察局和一家物流公司。下图是从另一角度拍摄的这两座建筑。

我走进火车站,在入口没看到检票的,我就那么径直的走了进去,走到站台。

检票口没人,机器也是未通电的。其实现在这个车站主要是一些短途火车和市内交通。更大更新的一个交通枢纽在不远处,叫KL Senter。

车站里人不多,忍不住自拍一张。

去的时候很多建筑上都挂满了国旗,他们国庆日快到了。

建筑的小侧门上写了个police,我才知道这原来是警察局,但可能只占很小一部分。

街边上立了一面墙,看得出是一座建筑的对街一面,用一些钢柱支撑着,往里已经被拆除,成了停车场。我想大概是拆到快完时哪位觉得这面墙很有特色,应该保留,而成了现在这样吧,既显示出这里城市管理者对文化历史的尊重,也是对后人的一次警醒,赞!

这么好的街景,总要自拍下,证明我来过。

要不是很晒,在这样的街边坐上一个下午,也是我旅行中的最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Makassar

Makassar是印尼苏拉威西岛南部的重镇,中文叫望加锡,曾是荷兰殖民者在印尼的重要港口,他们的炮台以及住房仍然保存完好。现在飞印尼东部或者往北去菲律宾等地走Makassar飞的比较多,机场不错,应该算是印尼比较好的机场。

我只是路过转机,住了一晚,对该城市还谈不上了解,应该还有机会再去。

Makassar的西面是海,所以西洋不错,沿海有一条大道,海上还有座小清真寺,夕阳西下的时候,城里的居民喜欢来这里祈祷散步,以及吃大排档。因为是荷兰殖民地的原因,此处还是以基督教徒居多。

这应算是Makassar的地标了。

荷兰人的炮台还在,但从炮台已经看不到什么海了,全被海边的建筑挡住。

以前荷兰人的营房还保存完好,已改成博物馆。

时间已过去几百年,可见荷兰人的建筑质量还是不错。

博物馆里展出的荷兰人的东西倒是不多,主要是一些印尼的东西及传统。如下图是印尼人以前用的兵器,但我觉得这个主要还是用来装饰用的吧。

印尼人也有跳房子的游戏,同行的印尼同事欢快的给我示范起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小渔村

因为要去中苏西北边的一个地方看项目,得住在一个小渔村。

其实有柏油路可到达我们要去的地方,但因为我们从中苏的东南海岸出发,如果走陆路就得绕很大一个圈子,于是选择走水路。从一个河道的小码头上船,大约半小时入海,海上还的四个小时。因为地方小,我们去的地方也偏,所以找不到大船,找来找去只是找了一艘大约7、8米长,2米宽的小渔船,而且还没顶棚。

那几天天气都不太好,前天刚下了雨,河道里虽感觉不到风浪,但空气中是有风的。我不太想冒险,但印尼的同事Marsono不想再浪费太多的时间在等待上面,想快点把这个考察项目结束,我也只好随着他们。

于是在小船“哒、哒、哒……”的马达声中,我们出发了。把随身的一切东西都塞进包里,再将包套上防雨罩,再盖上雨布,因为船在行进的过程中总有浪花会拍进来。沿途总能看到好的风景,总也有拍照的冲动,可为了保护相机,想想还是算了。

船到入海口的时候,我和同事对视了一下,看着从海里拍向河流入海口的浪花,大家心理都明白后面的几个小时大家要面对什么。

我们的路线是穿过一个布袋一样的海湾的布袋口,然后沿着布袋口另一边的远离海湾方向海岸前行到达我们的目的地。从深海里涌来的海水要从哪个收窄的布袋口里入到海湾,自然会掀起大浪。驾船的师傅先将船往海湾里开一段,找个浪小的地方穿过海湾,即使这样,浪还是不小,小小的渔船在海里有时就想过山车一样。我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随着浪、船的起伏控制自己的重心,但我还是会不断地想象着要是船翻了要该如何自救,但环看整条船,似乎都没有找到救生设备。也想了等平安靠岸后一定要对印尼的同事发一下脾气,叫他们不要当天出发偏要当天出发。但其实后来真的平安靠岸了,自己却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只有平安靠岸后的庆幸。

船在海中还没行多久,我就全身湿透了,后来干脆还下起了小雨,浪也越来越大,原本计划的靠岸点已是一片白浪花,于是只好继续驾船往北找了一个藏在小岛后面的海湾,于是住进了你在图片中看到的这个小村子。

在小村的几天,一直在断断续续的下雨,实在等不到天晴,最后也就只好冒雨回县里了,按当地人的指导选择了海上风浪最小的出发时间,还真是那样的,虽然下着雨,但是浪还蛮小的,只是因下雨又是全身湿透。

虽然说来是一路不易,但是回头想想也是难得的经历,而且还在海上看到了跃起的海豚群,还捡到一只被鲨鱼攻击后受伤但又没完全断气的大红鱼。

小渔村的生活很简单,大部分人都是以打渔为生,石斑鱼、金枪鱼在这里收获还行,常有台湾的渔船来这里购买渔民们的收获,石斑鱼也就合人民币7、80块钱一斤,但村民已经觉得这是很不错的价格。村民的餐桌上也是天天鱼,各种鱼,我在那待了三天,一天三顿就没有除了鱼之外的其他菜。

小渔村的大部分房子都是建在水上的,但随着陆路的建设发展,也有很多人上岸结庐。印尼有一种木头叫“铁木”,可以在水里100年不烂,但其实现在要找这样的木头也不容易,而且比较贵,所以很多房子也只是用普通的木头搭建的,所以要不定期的更换已经快不行的木头。因为生活在水上,所以生活所产生的很多垃圾都得依靠海洋的自我净化功能,幸好这里人还不是很多,对海洋也没造成太多的负担,所以这里的鱼类资源还很丰富,晚上在屋外亮一盏灯,便会有很多的鱼儿光临,五颜六色的,各式各样的,看着这些就开始羡慕当地人,生活在这样一个天然的大鱼缸上面。但在这里多呆了几天便开始有些受不了,首先是潮得不行,然后是晚上冷得受不了,因为大部分印尼人都没有盖被子的习惯,他们不觉得冷,最多身上套一个纱龙,所以也不会给客人被子,也许他们根本也不会买被子,于是我只好每晚和衣而睡,但还是会被半夜冷醒。最让我受不了是总觉得自己身上一股海腥味,怎么都洗不去似的,当地虽不缺淡水,但并没有淋浴,要洗个澡得一桶桶把水拎到海上那个小木屋里,多少有一些不方便。所以待了两天,便想着快点结束工作离开。

我们住在一家以贩鱼为生的人家里,在当地应该算是家境不错,各种家用电器一应齐全,屋子下面的网里存着很多捕来的大石斑鱼和大龙虾。因为常年的海上生活,皮肤都比较黑,像我这样一个在国内总被人嘲笑黑的人,在这家女人们眼里我竟然很白,一堆女人围着我问我怎么这么白呢,是不是每天都要用化妆品?

吃住在印尼人家,没有固定的费用标准,你也不用问他们多少钱,他们一定是拿家里最好的来招待你了,临走时悄悄给主人一些钱就好了,不亏待别人即可,但常年跑外的人心理自然会有一个标准。离开时要跟主人家的每一个人一一握手告别。那次临走时,我已经上到船上,渔村的女人说:“下次来的时候要记得给我带美白的化妆品啊!”

渔家厨房。

天天都是吃这样的海鱼。

印尼人做菜一般是非烤即炸,偶尔做个汤或咖喱,我真的很感谢。

没事的时候就是可以坐在房子上看鱼。

一位老奶奶从海上划船归来,身手矫捷的爬上岸边的屋子,让我心生敬佩。

有天这个小姑娘问我“你说我漂亮吗?”我说漂亮啊,她指着旁边的一个女孩问“你说她漂亮吗?”我还没回答他就例举了一堆那个女孩不漂亮的原因。是个很开心的女孩。

渔村夜色。

渔家的两只玳瑁标本,不知玳瑁是啥的请百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8月摄于中苏拉威西

印尼的一种特殊民居,常见于苏拉威西和苏门答腊。但现在农村建房都图快捷、现代,新建的房子以砖结构居多,很少人再会把自己的房子建成这样。

司机在一个较偏远的村子买的一支野生鹦鹉,RP150,000,合人民币大概100块。印尼也是一个很喜欢养鸟的民族,这样野生的鹦鹉现在已经很少了,我以前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时,在山上常常看看野生鹦鹉,如白鹦鹉,飞来飞去,但在印尼其实很少看到这样的场景,因为基本上都被他们捕完了。…………阅读全文

印尼全景为热带雨林气候,草木茂盛,而且新成代谢极快,一条路几天不走便会很快被草木覆盖,所以刀是进入雨林的必备工具,除了开路之外,也可沿着砍伐的标记找到方向。

农村人都会有自己的刀,他们也很爱惜自己的刀,会对自己的刀做一定的装饰。

这个人的刀柄是一条鱼。

从小就有一个梦,希望持一把宝刀,浪迹天涯,行侠仗义。

…………阅读全文

中拉威西,印尼

以前也说过,印尼人很爱好运动,在农村大家会聚在一起看足球赛,这个现象在中国似乎不会有,地方再小,只要有人聚居,一定会有足球球,排球场,羽毛球场……,即使很简单,但也会有。印尼大部分地方都没什么污染,只要天气晴朗,一定天空湛蓝,所以也很适合户外运动。

照片拍于印尼中苏拉威西省Morowali县的一个小镇,下午小镇的妇女们在打排球,青年们在踢足球。

虽然这里是很偏远的小镇,我从雅加达做飞机到这个省的省会,然后又坐汽车做了十几个小时才到这里。但这些Ibu们玩起运动来都很讲规则。

足球场也很简单,甚至还有很多石头,我真担心他们会摔伤,但人家玩得可开心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