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

拉萨

去西藏是因为听说那个季节的油菜花特别漂亮,我出生成长在每个春天都有油菜花盛开的南方,青山绿水间的油菜花看腻了,便想去看一下高原上的油菜花。网上都很多的攻略都说林芝的油菜花为西藏之最,但在描述林芝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加上“西藏的江南”,一下子便兴趣全无,各地就该有各地的特色,若想看江南,那就直接去江南了,去西藏做什么,若说林芝就是林芝,烙上个自己的符号,兴许我还不会否决那条线路,可一看到烙在其头上的“江南”二字,只能作罢。

藏区的庙宇、磕长头的藏民,这些素材的照片网络泛滥,也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感,于是在拉萨并没有待多长时间,简单的逛一逛,随便拍几张照片,便又沿着318国道往尼泊尔去了。

离开拉萨的前一天去大昭寺,一个人在其后面的小巷子里自拍臭美,快门闪完之后一回头,以小朋友好奇的站在我后面,于是便有了下面这张照片。

围着大昭寺转经的藏民。

从大昭寺的八廓街也可以看到布达拉。

大昭寺后的小弄小巷里,既有居民安居也有庙宇点灯燃香。

大昭寺围墙外的小庙宇里,烟雾缭绕中,藏民进出其间添油。

转经的藏族老妈妈。

布达拉夜景。 (更多…)

哲蚌寺

哲蚌寺层层叠叠的坐落在拉萨市的西边,宛若一座山城。作为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往日的繁盛我不得而知,不过如今看来却有意思萧条。偌大的一个经堂里只有一个喇嘛在给酥油灯里添油,在与他的聊天中得知,最繁盛时,寺里喇嘛三四千,而如今却只有三四百了。我让喇嘛给我写明信片,他写的十分认真,他问我写藏文还是梵文,我说梵文吧。写完给我看,弯弯曲曲的我自然看不懂,问他是啥意思,他也说不周全,只说是祝福的意思。

想找一个拍哲蚌寺全景的点,找来找去总是找不着,除非是爬上旁边的高山,恐怕一般人都会体力不支。

寺旁矮山上的彩画和经幡。

寺里的梁上飞燕。

寺里供奉的佛像。

寺里除了供奉佛家经典里的众佛之外,还有各世的达赖和班禅。 (更多…)

走西藏

过樟木口岸走陆路从尼泊尔去拉萨,路途没有想象和传说的那么艰险,倒是一路的风景。车过聂拉木县城后向更高的高原进发,爬上海拔近5000m的高峰时,回头一望,连绵起伏的喜玛拉雅雪峰在远处展开,让人心生纯净。那是我第一次那样清清楚楚的看见雪山,尽管车在高原上绕来绕去,我却始终不能将自己的目光从那脉雪山上离开。

司机把车停在路边,说那是318国道上看珠穆朗玛峰最清楚的地点,尽管距离遥远,具体我不清楚,大概百来公里,但珠穆朗玛却十分清晰的矗立在我们面前,而且是那么雄伟。

高原上散落在318国道边的村庄,十分宁静。

到拉萨了,隔着拉萨河望见布达拉。

布达拉宫前留张影。

虔诚的尼泊尔

猴庙的佛塔前拥挤着等待神赐予的信徒们。

猴庙里佛塔下安睡的藏族老妈妈。

加都市区皇宫广场里供印度教徒祈祷的地方。

祈祷完走下台阶的妇女。

位于加都市区的这个庙宇一定很灵,每天都挤满了祈福的人们。

加都街道里一间小小的庙宇,两个小孩在里面玩耍,眉心点着一点红。

Pashupati(猴庙),加德满都,Nepal

猴庙就在加德满都城边上的一座小山上,其本名叫Pashupati,因猴子多,又被称为猴庙,但不知道是不是仅中国人这么称呼,其实这是一座藏传佛教的庙宇。

这些野生的猴子在这里过得都很悠闲。

在庙里看见一帮人在那切肉摘菜,问他们要干吗,告诉我是某家要在庙里搞一个祈祷活动,要在这里聚餐。猴庙可是世界文化遗产,要在这里面生活做饭,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就像普通老百姓要跑到雍和宫里面去搞个活动,还是免费的,这怎么可能,但在这里就发生了。

还有一点是这些人大部分是印度教,却来一个佛寺里做活动,可见佛教和印度教之间的关系还是十分密切的。

最左边的那个门叫Binod,免费带我在猴庙里转了一圈,还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活动,不过由于时间太晚,我没有参加。

在猴庙里还遇见一行人拍MV,实地感受了一把印度风的歌舞。

女领舞够肥吧,你看那肚子,看来这里还是以肥为美。

印度风歌舞里面的表情总是很夸张。

庙里的小喇嘛们。

这俩告诉我他们是singer,但自始自终舞群们都是跟着录音跳的。 (更多…)

加德满都的自由市场.Nepal

闲逛时走到加都一个自由市场,旅途中逛逛这样的地方也是蛮有意思,看到的都是最真实的生活.

市场里很多这样的小吃摊,架个简易的炉子,煮一锅肉,当地人都吃得津津有味.颜色也是蛮诱人的,只是看看周围的环境,不免担心起卫生来.

一个绣花卖的男人,在尼泊尔,男人干这些事好像很正常.

小孩在帮母亲洗碗,这样洗一下就给别人用,也感觉很不干净.

一个乐队在卖艺.

有很大一片地方都是在卖纺织品.

巴德岗,Kathmandu,Nepal

巴德岗和加都的关系有点像昌平和北京市区的关系,是另一处皇宫的所在地,我有点搞不明白加都这个地方为什么那么多皇宫,我对历史的兴趣不是很大,我的旅行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休闲,所以没有去深究,但听说是一个国王的几个儿子把这个地方分成了几块。

相对加都市区的皇宫,巴德岗的这个更让人眼前一亮,宽敞、整洁,保存的完好。难能可贵的是这个景点对中国人的票价非常之低,只要你持中国护照购票,100尼币,10块钱都不到,但对欧美国家的票价就非常贵。

当地人可以随意从这个皇宫里穿行,其实如果熟悉路的话,外国人也不用买票就可以穿进去,除了正门有个卖票的以外,其实很多条可以穿行到皇宫内的小巷子都无人看管,也没有围墙。不过我建议咱还是为当地的旅游业做点贡献,买票进去,反正也不贵。

走着走着就穿行到居民小区,时值欧洲杯,巷子里挂着决赛国的国旗。

相对于整个尼泊尔的环境,我觉得这个广场太干净了。

这里几乎全是红砖房。

硕大的石像。

除了砖木结构的房子,石料建的也不少,大多是供奉神的地方。 (更多…)

Pokahra, Nepal (3)

Pokahra的Gliding(滑翔)是一定要体验的,虽然天气不好,但还是让我觉得很爽。若是在冬季,借着风势,教练可以带着你升到很高的高度,高能见度的空气,北边的雪山群便会展现在你的眼前。想象一下那景象,你借着彩色的翅膀飞翔在蓝天、白云、雪山之间……

起飞和降落。

离开Pokahra的前一个下午,一群乌鸦一直在隔壁屋的阳台上叫,还一直撞房间的玻璃窗,吵得我没法休息。我跟前台说是不是要打开一下那个房间看看,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和乌鸦相关的东西,前台说不会。我对前台的这个态度还蛮生气的,谁知过了一会儿,乌鸦竟然开始跑我的阳台上叫,撞我房间的玻璃。最后也不得而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乌鸦在我家乡是不祥之物,不过这里的乌鸦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你看这乌鸦叫的那个撕心裂肺啊,也不知道为了啥。

某天早上看见一只游行的队伍,也不知道为了啥,尼文完全看不懂。

游行队伍中的女学生,标志性的大辫子。

游行队伍中的士兵。 (更多…)

Pokahra,Nepal (2)

坐车去徒步起点的路上,向导指着路边的那座鲜艳的建筑跟我说那是美国人帮助达*喇*在这边建的一个Temple(寺),旁边有一个Tibetan camp(藏人营)。徒步回来第二天我便去那走了一圈,其实那应该算是佛学教育研究中心,里面的小喇嘛可以免费从小学一直上到大学,主修佛学、数学、尼泊尔文、英文、藏文。里面的小喇嘛都是因为家里困难,被家长自小送到这里的。

小喇嘛们在上课,对我这个不速之客有点好奇。

小喇嘛们的课本都是英文的,所以小喇嘛们都会用英文交流。

下课后,小喇嘛们坐在门口跟我聊天。

小喇嘛们开始吃饭了,都是素的。我问他们想吃肉么?他们说在寺里不能吃肉,但他们会偷偷的跑到校外去吃。我之所以敢这么问,是因为在Lumbni时一个大师告诉我那边的那只佛教是可以吃肉的,但藏传佛教还是不吃肉的。

这里的“校长”是一个30岁左右藏族人,他并不是喇嘛,他走出来叫我一起跟他们吃饭,我虽然没有吃,但聊了一些他的故事。许多年前,因为历史原因他的父母从西藏流落到尼泊尔,他在尼泊尔出生,尼政府却不给其正式身份,而只是难民身份。那个所谓的“Tibetan Camp”里都是像他那样的人。他跟我说他时常会想象他父母给他描述的西藏的样子,他很想有一天他能回到那里。说这些事,他的眼里流出长长的惆怅。

这个小喇嘛自愿很热情给我做导游。他的父母在尼泊尔北边的山区,他若回家坐车加走路的好多天,他很小就被父母送来这里了。我问他想父母么,他想了想说不想,并露出一些害羞的表情。我知道他其实是想的。 (更多…)

Pokahra,Nepal (1)

Pokahra是各国徒步爱好者们心中的圣地,在徒步的行程中你可以看见湖泊、雨林、高原、雪山……以及那鲜艳的民族风情。无奈我去的季节是尼泊尔一年中最差的季节,且不说一切大家所向往的美景都笼罩在远处的浓雾中,路上还可能存在着许多的危险:泥石流、滑坡等。

既然来了也可以体验下,于是安排了两天的徒步,比起很多人半月、一月的徒步,我这个可能都算不上徒步。说是两天,其实是前天上午出发,下午3、4点走到晚上歇脚的地方,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再出发,中午便可回到市区了。所以真正走下来的也就一天。这俩天,差不多有一天一直在稀稀拉拉的下这雨,路上有时候能见度降到只有十来米,就不要说看那远处的雪山了。还好向导是个很健谈的小伙子,不然这短短的徒步咱两个人也能闷死。

在山顶的旅馆投宿,拍山下的Pokahra。

下着雨,向导披着雨衣走在前面。

之前向导给我说现在山上的树叶上会有很多蚂蟥。他说完这个没一会儿,我就从自己的腿上拔下来一条蚂蟥,但下面的照片时叮在向导腿上蚂蟥。之后一段穿越树林的行程我们一直扒开裤腿看是否有蚂蟥。晚上我把脱下来的脏衣服放在旅店的洗手池里,一会儿拿开衣服,看见洗手池内壁上贴了一条蚂蟥。

路上的民居。

路上又见裁缝铺。

向导拿一种树叶给我表演吹泡泡。

(更多…)

Nepal 从Lumbni到Pokahra

从Lumbni到Pokahra的路十分艰险,在陡峭的山势上切出的路,大约年就失修,路况颠簸,再加上雨季常常滑坡。一路上,只要有碰到寺啊庙的,司机都要祈祷一下。

路边的杂货铺。

从路上俯瞰河谷的稻田。

湖景和山景是Pokahra的象征。

到Pokahra的第二天早晨起床,看见了雪山,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雪山。就这一天看见了雪山的影子,之后很多天便再也没看见,成天都是雾。

湖边打排球的年轻人。 (更多…)

Nepal 尼泊尔 Lumbni

Lumbni是佛主的诞生地,去之前别人都说那个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很小,所以我也只安排了一天时间在那里,前天下午到,第二天中午便离开了。

确实不是很大的地方,就像是个小村落。所谓佛主的诞生地,我这个对佛学无所研究的人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旁边有一个园区是各国在这边建的本国风格的庙宇,都是新式的建筑,我进都没进去。

随便走进一个小庙,里面有些暗,还以为旁边的一个和尚是雕塑,直到他开口跟我说话,我才确认那真是个和尚。那个和尚出家不久,原本是斯里兰卡的一个公务员,专业设计城市建设方面,所以他问起我是做什么的时,他竟然十分了解测绘专业,便聊出几分亲切感来。后来我买了几张明信片,想拿去让他给我写,并顺便跟他合张影,庙里打扫得阿姨告诉我他已经回去了,而且不住在庙里。第二天一大早下着雨我又去找他,阿姨告诉我他那天不会来庙里,得隔天。这算是在Lumbni的一个遗憾。

第二天一大早走在Lumbni的园子里,前夜下了一夜的雨,空气十分的清新,很多人一大早便赶着往园子里去祈祷,一些人闲着在门口聊天,穿着整齐的孩子在路边等校车,稍微往街道两边走走便是广阔的田野……顿时觉得那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其实是可以多呆两天的。

坐这个车去Lumbni,虽说是叫Tourist Coach,但其实就是Local bus。

住的酒店很漂亮,但偌大的酒店我看见不超过十个旅客。在整个旅途中,我受的唯一次伤也是在这个酒店里,竟然还是跌倒在浴缸里,之后我的大腿疼了不少天。

这些大概是来朝拜的妇女。

菩提树下的和尚,我觉得这些和尚有点假,好像都是在树下等着别人施舍。

这是一家人与和尚一起来菩提树下念经,念的很认真,他们跟我住在一个酒店里,听说话应该是泰国人。

那天出园子时见路边坐着一对恋人,微笑招呼。往前再走了一段,那个男的追上来让我给他们拍些照片,因为他们没带相机。当我把镜头对准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这样在我面前kiss起来。那个男的是俄罗斯人,女的是印度人,男的在印度碰到女的,相爱,再一起旅行。 (更多…)

Nepal 尼泊尔 Chitwan

原本想与自然和动物来个更亲密的接触,于是订了野生动物园里面的酒店,而且还三晚。无奈因为季节不对,游客极少,几天里曾同住酒店的游客只有一对印度母子,一个印度大叔,一个巴塞罗那人,一对阿根廷夫妇,一对香港女孩一对新西兰男孩。动物也是,不是藏在了茂密的森林里,就是还没从远处飞过来。我算是运气好的,看到了一眼老虎,它便消失在高高的草丛中了。虽然每天都有“Elephant safari”,但给我的感觉也就是骑在大象上被颠来颠去,偶尔看见鹿啊、猴子啊、野鸡啥的,没多少新鲜感。有时向导带着去做森林徒步或者“crocodile boating”,开始做安全培训时,总是讲的很吓人,可一路走下来,啥也没有。

更可怕的是因为远离市区,酒店只在每个晚上的6点到9点供电,房间里的电只可照明,若要充电,还得到餐厅。说到餐厅,每天的食物也都是一样的。

空余时间我只好坐在酒店河边的吧里发呆,不停看鸟从这岸飞到那岸,又从那岸飞回这岸。但这看似无聊的日子,如今回想起来,却是十分的让人怀念。旅行并不是不停的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而是要经常找一个地方停下来,想一想,关于生活的一切。

和大象洗澡完是酒店的一个活动项目,叫“Elephant bathing”,河水有点浑浊,想要爬到大象的贝上去是个很不容易的事,它总是会把你摔到水里去。

Elephant Safari的活动每天早上和下午都有,就是骑着大象在公园里穿梭,以看到动物。上图是印度大叔,脾气很怪,常常自言自语。有天酒店人过来让我写个证明说前天下午看到老虎了,这样大象的司机就会从酒店老板那里拿到一些奖励。那个印度大叔问我看到老虎了吗?我说虽然老虎消失的很快,但我还是看到了。他一直在旁边说“我啥也没看见”,很不满的表情。下图是骑着大象趟河,长发的是阿根廷人,胖子是巴塞罗那的,还有一个女的看不见是阿根廷人的妻子,他们三用西班牙语聊得很欢。

我一直以为犀牛都是群居的,原来犀牛喜欢单独行动。 (更多…)

Nepal 尼泊尔 加德满都到Chitwan

从加德满都到chitwan的路,让坐车的人总是心惊胆颤的,虽然坐的是tourist bus,但是并没有local bus好到哪里去,一路都能不断地听到刹车刺耳的声音。从加德满都过去3/4的路都是悬在半山腰的,山脚便是滚滚的江水,快到chitwan时,地势才渐渐平缓下来,山也见见的没了,人也多了起来,有了小城市。

我原本是要在快到终点的路上的一个酒店下的,可并无司机提醒,或者他们并未用英语提醒,所以我一直坐到终点,以为扑上来的那群司机中有一个是接我的,可同车的游客都被接走之后,还未找到接我的人,一问才得知我坐过了。刚好车要返回一点于是我又跟着车回,到了街上,司机说车只到那,叫我再坐local bus去那个酒店,因为酒店那边地车还等着拉我去野生动物园里面的酒店,于是只得在急急忙忙中被推入一个拥挤不堪的小面的。跟车的是一个小伙子和十一二岁小孩,俩人就抓着车贴在车外,因为太挤我不愿上那个车,那个小孩还给我找了个座,一直很好奇地看我。当时因为搞得自己的心情有点坏,又因为太挤而不方便拿相机出来拍照,现在有点遗憾未能与他拍张照片。

赶到酒店时,经理说等了我很久了,我道歉的时候他们已经把热饭菜端了上来。这时突然想起自己的三脚架落在旅游巴士上了,赶紧给酒店经理说,求他帮我打电话给司机问问,若找到帮我收起来再经过这个酒店时给经理,我回来时再来取。这些都被接下来几天要在野生动物园带我的向导听在了耳朵里。后来我要结束野生动物园之旅的时候,向导还一再打电话问那边有没有找到。三天之后我从动物园出来时,经理一见我就把我的三脚架递了过来。其实那个脚架虽花了近一千块钱,但若要是真丢了我好像也没有太心痛,只是他们真能用心帮我找回来,是很让人感动的。

路边的牧羊女。

路过的小城市,把镜头伸出车外,拍了几张照片。排队取钱的人。

尼泊尔女人的辫子都又黑又粗又长 (更多…)

Nepal 尼泊尔 加德满都 Pashupatinath

中国人都管这个地方叫”烧尸庙”,我试着用英文向酒店的前台询问如何前去这样一个被大多数国人描述得有些恐怖的地方。我说:“有个专门焚烧死人的地方?”前台有些摸不着头脑,再加一些关键词,比如印度教,河等。他终于明白,“你说的是Pashupatinath,that is place people go to heaven(那是人们去天堂的地方)”。突觉自己的问题恶俗至极,用那么恶俗的语言描述那么一个神圣的地方。

在很多国人游客的口中,这个地方也是极其恶心,乃至大多数人听了之后都放弃前往。在我亲身经历之后,再一次证明流言真是不可信。

你看到的这条小河便是印度教里最神圣的恒河,这里大概去源头不远,河道还十分的狭窄,又因为是雨季,再加上尼泊尔的卫生条件也令人堪忧,所以这条小河看起来有些浑浊而又有些肮脏,但它仍然是这里的印度教徒们心中最神圣的河流。

因为神圣,所以很多人便把祈祷的神坛搬到了这里。印度教的僧人和佛教的僧人有时让人难于分辨。

(更多…)